「其實人生很多事,你在意那麼多考慮那麼久,到頭來會發現自己根本沒那麼偉大。何必假惺惺的硬撐好人,故作周全?實在點,自我點,很多珍惜的感情,它也就那麼回事,誰也不值得誰特當真,不過是幾年緣分,散了也就算了。我不好,你也不見得多善良,你難過,我也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