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不見未來的地方,我們必須盲目地堅強,徒勞地悲傷,還有慷慨地慈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