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窮時簡單,富了複雜;落魄時簡單,得勢了複雜;看自己簡單,看他人複雜。世界,其實很簡單,只是人心很複雜;人心,其實也很簡單,只是利益分配很複雜;利益分配其實也很簡單,只是社會關係很複雜。人一簡單就快樂,而快樂的人卻寥寥無幾;人一複雜就痛苦,可痛苦的人卻比比皆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