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播報:央視再發評論 不論以什麼名義都不能踐踏外來人口的尊嚴】11月27日訊,如果作為個體,他承受不了北京的壓力,願意離京返鄉,那沒問題,可理解是個人選擇。但作為一個群體—且是一個數量龐大的群體,如果在得不到應有補償的前提下被限時「離開」,不僅老百姓不信服,在措施執行上也顯得「粗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