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

媒體認證
2019年9月14日 1:30

【#36氪深度# | 暴走漫畫的得與失:從估值40億到「被解散」】
2019年9月6號,暴走漫畫給主編、公司網紅頭子王尼瑪辦了場葬禮。視頻里,王尼瑪的頭套孤坐在鮮花和相框中央,台下「兩千名」員工身著黑衣,在《今天是個好日子》的BGM里表達悲傷。

從漫畫社區上線到停播風雲,過去11年,暴走漫畫是一些人的青春記憶,也遭過不少質疑,直至陷入危機。它披著MCN的皮,用著以內容孵化人物IP,再用人去帶新產品的模式,離錢更近,靈活又難把控。

成也靠這一套,敗也因為這一套。

#氪君領讀#:
1、「以人為本」的IP經紀公司
靠UGC社區起家,積累原始用戶,借各式時興的網路娛樂內容形態擴張,最終成長為一個估值40億的網紅工廠,再借已有的人、節目IP做產品擴張和變現。

2、UGC社區起步,註定活躍和無序
最早的暴走漫畫是一個幾近無序狀態的UGC漫畫創作社區,這可能決定了它的基因里註定會有活躍、高爆發和無序。

3、用節目帶人,用人再帶節目
截至2014年9月拿到數千萬美元C輪投資,暴走大事件、暴走看啥片兒幾檔節目已經在王尼瑪之外,塑造出了唐馬儒、張全蛋、紙巾等多個網紅形象,其中唐馬儒、張全蛋均有能力接到廣告、商演邀約,據傳單次出席費用為小几十萬元。

4、人和內容的集體失控
因為管理、內容把控上的無序,暴漫從2018年開始就進入到頑疾纏身的階段。
詳情請閱讀:http://t.cn/AiElhXd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