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沈棠梨:「只要看不到我的屍[可憐]體,他就會活著,一直找下去。只要他活著,我葬不葬在故土沒關係,有沒有墓碑,寫不寫名字,都沒關係……」在祁斯衍的心裏,他的妻子沈棠梨是殺人兇手,他娶她只是為了囚她在身邊報復。因為她不配為人,所以住狗[可憐]屋,戴狗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