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笑]失去孩子的季半夏,被判入獄三年。
她冒著大雨在白家門口跪了一天,得到他一句,「我從來沒有愛過你。」
「呵……白少擎,[右哼哼]我瞎了眼,才會看上你!」
三年後,她明艷動人,成為南城最知名的交際花。
他抓著她的手,質問她,「還愛嗎?」
她笑靨如花,「愛是罌粟,我再也不會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