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粉]她捧著一顆真心像寶貝一樣送他跟前,他給的回應是近乎發泄的踐[互粉]踏,他咬著她的耳朵問:「這就是你想要的?」
他說:「你這麼噁心的女人,白送我也不要。」
她說:「反正你現在瞎了,除了我,也沒有人會要你了。」
於是,待他睜眼重見光明,第一件事就是將她送給別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