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望]結婚兩年,她愛他如命,卻被置若敝履。
她心如死灰,[失望]「陸靳南,放手吧,我不愛你了,我要跟你離婚!」
「離婚?」男人露出一個魅惑的笑,進攻的更加兇猛,「放你走,我爸媽的命誰來還?我要你做我的奴隸,一生一世承受我的折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