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噓]她,為了躲避堂兄,毅然與只見過一次面的男人領證;
他,為了忘卻上一段的戀[噓]情,直接甩給初次逢面的相親對象一張名片,霸道地說:想結婚就打電話,七日有效。
從她的堂兄到他的堂弟,她似乎被困其中,窮途末路。
從他的前女友到他的初戀,都對她虎視眈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