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羞] 母親去世,安初夏以韓七錄未婚妻的身份上學。「初夏昨天晚上還[害羞]睡的習慣嗎?」韓老爺韓六海抬頭問安初夏。門的隔音效果很好,所以昨天晚上發生的事,他們可一點也不知道。她微微點頭,眼底劃過一絲不自然。心裏正為自己失去了17年的初吻而痛心疾首的時候,韓七錄穿著斯蒂蘭皇家學院的白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