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自己最愛的人折[衰]磨,究竟有多痛?沈心悠不知道怎麼形容。但是她的愛情就死在這樣日復一日的折磨里。以恨為名,江北寒將她捆[衰]綁。他說,我痛,你就要陪著我痛。可笑,他恨她,僅以一個莫須有的罪名恨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