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她在逃跑途中,被神[睡]秘男人破了身。
沒想到他居然是富可敵國,權勢滔天,冷酷腹黑,且不近女色的顧凌擎……
誰說他不近女色。
她每日累的腰酸背痛,終於受不了,「我收回讓你負責這句話,你自由了。」
他坐在她床[睡]邊,把她拉到自己的懷中,溫柔的說道:「小雅,你是不是搞錯了,應該負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