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險]傳言,宋家二小姐在五年前得了失心瘋,滿手染血想要掐死剛剛出生的孩子。
直到一個神[陰險]秘男人出現,將孩子帶走。
[悲傷]五年後,
她是即將離婚的女人,而他是未婚的單親爸爸,
她初見他,清冷矜貴,卻目光灼灼逼的她別開了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