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視] 溫涼離開了四年,等她再度踏上這片土地,迎來的卻是霍東銘的婚禮。
「溫涼,我想要的人……至始至終,只有你!」
洗手間內,她被逼著曲意[害羞]逢迎,他不顧她的意願,嘶啞低吼。
「知不知道,你快把我逼瘋了,為什麼四年前你不信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