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屈]四年前,沐家面臨破產,她找上罪魁禍首卻被設計出了車 禍。病床上,她的丈夫卻殘[怒]忍的對她說:「沐柒柒,你害了我的依雪,我不會放過你。」為此,他囚[悲傷]禁她,逼她代[怒]雲,給他和小[挖鼻]叄生孩子。她被折 磨的遍體鱗傷,絕望到空洞的眼睛看著他:「韓熙哲,我恨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