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而不語]她和他,輩分懸殊,一對苦情鴛鴦決定遠走高飛之際,等待他的卻是恩斷情 絕。
三年後,再相遇。
訂婚宴上,他灌 醉了紀淵,撩[笑而不語]了她的心,棄蘇 淺而去。
她雙眼迷離的在他懷中,唇瓣輕揚:「阿風……」
「叫小叔。」
聽著那冰冷至極的幾個字,瞬間紅了眼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