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害污[壞笑]蔑,狼狽出逃,倪子衿用了五年的時間,再次站在了陸逸深的面前。
兩人勢同水火,心卻不受控制的抵死纏[壞笑]綿。
當過往的真相被揭開,連眼淚似乎都變成了奢侈。
倪子衿總是會想起她的20歲,隨意又任性。
「陸逸深我喜歡你,你願意跟我談個戀愛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