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兩年,老公就出[怒罵]鬼兩年。她愛他入骨,所以一忍再忍。可他越來越過分,一次次把小[怒罵]3帶回家過夜,還嫌棄她礙眼惡[怒罵]心。
好,惡 心那就離婚吧!
她一紙協議,丟在他臉上,可他卻像是黏皮糖似得[怒罵]纏了上來。
她去哪兒,他就跟去哪兒。
她終於受夠了,問他:「你到底要幹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