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驚]一紙契約,從此過上了沒[吐]羞沒[吐]躁的[污]生活,他封流無 情,冷酷絕艷,卻偏偏對她食[汗][髓知味,嬌寵入骨。「你到底喜歡我什麼!我改!」某女抱著胸口一臉通紅。「我喜歡你不主動。」「你還想怎麼樣!?」白雪一臉黑線:「……混蛋!你的節[憧憬]槽都去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