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來,她獨 守空 房,顧太太是活 寡[饞嘴]婦,世人皆知。鶯鶯燕燕層出不窮,她應付的遊刃有餘,卻抵不過他一句「露露回來了,我要娶她。」夜 夜風[饞嘴]流,她腹中竟然有了他的骨肉。「顧明淵,我要是有了孩子,你還要離婚嗎?」「打[饞嘴]掉!」他冷漠絕情,她心灰意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