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時候我們就像無臉男一樣,有一顆特別柔軟的心,只是無從訴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