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夠熱情,也確實沒本事跟每個人都搞好關係,那樣挺累,人一旦失去了原有的新鮮感,剩下的也只是厭煩看穿無需揭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