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本身就是苦難,在這條滿是荊棘的道路上,誰不是一邊走著一邊受傷,拖著隔夜的病腿繼續前進。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