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歲的那一年抓住那隻蟬,以為能抓住夏天。十七歲的那年吻過他的臉,就以為和他能永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