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所有失去的東西都當做是
「借來的片刻歡愉而到了該歸還的時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