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瓏主演告別信##玲瓏大結局#
第一次聽說《玲瓏》這部戲大概是2010年,那時我正在拍攝唐人的電視劇《步步驚心》。

唐人是我待過的第一家公司,從大學時代一直到2010年,約滿後離開,隨後我也從上海搬至北京,只身闖入另一個陌生世界。那時沒想到又會收到老東家Karen的邀約,請我囘來飾演《步步驚心》裡的十三阿哥,心中充滿溫暖,恰巧十三爺又是一個我極喜歡的角色,自是欣然前往。拍攝過程各種歡樂,當年在網絡上都有記錄,不再贅述。

那時小明(徐奕明)還是李國立導演的助手,同齡的工作人員中我跟他最是投緣。當年的小明是一個長發飄飄、愛打籃球、懷揣許多美好夢想的文青。他不抽煙喝酒,卻總能在自己喜歡的音樂和電影中自得其樂,我們日常的話題能從某部電影扯到某部小說再扯到某個樂隊的某張專輯。那些年小明給我推薦了許多好音樂好電影,對我日後產生許多影響。依稀記得他那時跟我說,他有一部自己想做的戲叫《玲瓏》,他跟我講了許多戲裡的角色設定、人物形象,給我看了許多設計草圖,當年還不流行用世界觀這個詞,但我記得,他給我描述的,是一個新的世界,一個他自己創造的世界。

之後許多年,大家各奔東西,在自己的事業和夢想裡自顧不暇,中間偶爾傳來一些關於《玲瓏》的消息,但也都只是只言片語。

2019年,我初為人父,人生進入另一個階段。

某天小明突然問我,後面的工作接了嗎,我要拍《玲瓏》了。那時我手頭有一部之前談好的戲約,頭天片方剛來電話告知出了點小問題,可能暫時無法進行。

一切就是這麼巧。

我幾乎是一口氣看完了小明發給我的劇本。讀到結尾,淚流滿面。

我跟小明說,我好喜歡這個故事,但如果你哪怕是早半年發給我這個劇本,我也不會有這樣強烈的感受,因為半年前我還不是一個父親。
可當你有了孩子,從男孩變成父親,就好像是生命中的某個開關被打開了,之前的許多事,一瞬間你會明白,之前對父母的諸多不解,
一瞬間,你會全都理解。

就是這麼神奇。

所以初為人父的我,在讀《玲瓏》時,會對火屠辛有這樣強烈的共鳴。

作為演員,遇到自己喜歡的劇本和角色,是一種幸運。

至於創作過程,也是許多艱辛,但好在整個團隊上下協作,大家咬著牙一關一關地過。幸運的是演員們也都很出色,他們年輕且敬業,小麥,林一,文靜,雨絲兒,小辛,屠楠…(哦楠哥不算,他跟我差不多大,老人兒了[允悲]),我看著這些寫著青春鮮嫩四個大字的臉,總會想到當年剛入行,在唐人開始拍戲時的我們。可他們,實在是比我們當年條件更好,更加出色,讓人羨慕。

最近看到網上有評論說,袁弘怎麼都開始演麥麥的爹了。開始我也不理解,我都快四十了,這在古代,有個玲瓏這麼大的孩子不是很正常嗎?後來我想明白了,事實有點殘酷——其實是好多人沒有意識到,自己已不再年輕[壞笑]

感謝老東家唐人和Karen的再次邀約,感謝小明的《玲瓏》這麼美好的故事和火屠辛這麼可愛的角色,我愛這個角色和這個故事裡的每一個人,勝過之前所有。

《玲瓏》拍攝時我兒子才幾個月大,謝謝@張歆藝 ,為了能讓我能有更多的時間和孩子在一起,她犧牲自己的工作,在橫店自己租了個房子帶著孩子在劇組陪我。作為演員她也常跟我說,看你有一個這麼喜歡的、能讓自己投入的角色,替你高興。

那是我第一次帶兒子進到劇組,帶他到我工作的環境,帶他來到那些我認識了近二十年,看著我從小長大的工作人員、前輩們面前,當年,我有幸剛踏入行業就認識他們,當年,我也只是個男孩。

雖然兒子還什麼都不懂,但我在心裡對他說,寶貝,爸爸希望你能像玲瓏一樣,心懷溫暖, 無所畏懼。

也願我能像火屠辛一樣,以他做榜樣,做一個稱職的,充滿愛與勇氣的父親。

不知道是不是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但至少我和《玲瓏》,和火屠辛是。

全站最新消息

d